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新希望想撇清过期乳责任很牵强这笔账谁买单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6:18

  > 新希望想撇清过期乳很牵强 这笔账谁买单 14:07:06

  10月24日,上海市食药监局站公布上海市食品药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市食药监局和市公安局联合破获的一起违法加工、销售过期烘焙用乳制品案。该案涉及到276吨过期新西兰产烘焙用乳制品,其中大部分为国际知名乳品企业恒天然产品。

  主要涉事公司 上海嘉外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上海嘉外 )的实际控股企业,系新希望旗下的产业投资平台草根知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草根知本 ),其股份占比为51%;同时,作为新希望乳业控股有限公司总裁、草根知本总裁的席刚占股9%。

  随后,草根知本和上海嘉外的官方声明中都明确表示, 此案件属于上海嘉外前法人刘明刚个人行为,草根知本方面仅存在未尽到对投资合作方透彻的尽调和监管 。

  外界对于这两份声明颇多质疑之声,声讨新希望和席刚本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除了司法机关已经判定的刑事以外,这笔账单应该由谁买单?

  偷天换日

  发现,该案涉及到的新希望集团、草根知本、上海嘉外、上海姜迪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姜迪公司 )以及新希望乳业总裁席刚之间的关系异常复杂。

  据上海市食药监局站介绍,涉案 刘某 通过其控制的上海嘉外处理库存过期的276吨乳制品,然后以 饲料 的名义,将其通过南通华源饲料公司倒手给上海姜迪。姜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刘的亲戚 尚某 。

  本刊在查阅相关资料时发现,上海嘉外股东及各自持股结构为:席刚,持股9%;草根知本有限公司,持股51%;白晓,持股40%。其中,草根知本又系新希望集团全资投资平台,由此可见,新希望集团实际上是上海嘉外的绝对控股股东。加上席刚的9%的股权,新希望系在上海嘉外占有绝对的控股权。

  工商部门的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嘉外在2016年4月之前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均显示为刘明刚。据上海药监局通报此案件的事发点是2016年3月22日,而上海嘉外于2016年4月13日将法人由刘明刚变更为现在的李敬刚。该案中的 刘某 即为上海嘉外此前的总经理刘明刚。

  另外,涉事的姜迪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尚晓峰。据上海食药监局站公布信息显示,尚晓峰与刘明刚为亲戚关系。根据官方通报定性: 该案件系一起家族性、组团式、有计划、有分工、带有一定隐蔽性的加工、销售过期烘焙用乳制品重大案件 。

  据了解,姜迪公司将已过期的276吨新西兰产烘焙用乳制品中的166.8吨分别销售给上海榕顺食品有限公司、上海智义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锦合食品有限公司以及江苏、河南、青海等地下游经销商。而上述经销商将由榕顺公司加工成小包装的过期烘焙用乳制品,通过批发和店等方式进行销售。

  案发后,办案部门及时查扣姜迪公司库存的109.2吨涉案产品,即仍有166.8吨涉案产品尚未缴获或召回。

  从新希望乳业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由于目前司法机关已经介入此事,所以新希望方面会听从司法机关的安排,关于已销售产品召回的问题公司目前没有做安排。

  对于此件事情的经过,新希望乳业的回应与上海市食药监局站公布的信息基本一致。同时,该负责人也表示,针对上海嘉外,已经从集团内部派遣新的总经理,未来新希望会通过草根知本全面接管上海嘉外的日常管理和监督工作,日后会对该公司的经营管理承担全部。而现在上海嘉外公开显示的总经理李敬刚就是事件发生之后由总公司调任的。

  谁之过?

  案件消息公布后的两天里,上海嘉外、草根知本的公开声明,包括席刚本人对媒体的表态,均表示事件属刘明刚个人行为,与上海嘉外公司无关,草根知本仅负监管。席刚本人更是明确表示,其仅为自然投资人身份,不参与管理。

  但外界除了质疑新希望、席刚对此事的认错态度并不诚恳,只是一味的撇清与上海嘉外的管理关系;另一方面,部分人对席刚本人与此件事情无直接关系这一点存在疑问。

  一位法律界人士向表示,从姜迪公司方面,应该按照股份占比多少承担相应刑事。但是上海嘉外方面,作为其股东的草根知本和席刚本人并不负有刑事,且不负赔偿。

  而在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新希望和席刚想要撇清与该案件的关系是很牵强的。一方面,出事公司刚好是新希望高层组成的,存在监督失责、对过期产品的处理手段、渠道不妥的;另一方面,过期产品卖出就存在一定的风险;第三方面,新希望方面对于公司管理人员没有一定的资格、人品道德审查,也许刘永好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但是席刚作为专管乳制品的负责人不清楚就是失职。

  中国奶业协会理事陈渝则对说: 乳业的食品安全问题,在此前已经有前车之鉴。一旦食品安全出现主观性的恶劣行为,企业和个人很可能永远都无法翻身。作为席刚这么年轻的职业经理人,在新希望提供的薪资和条件各方面都不错情况下,他基本不可能以身犯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乳业内部人士也向透露,通过此次事件可以看出,新希望虽然现在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在集团内部可能会对席刚进行一定的处罚,并且不排除新希望乳业换帅的可能。

  不过,从事件发生的3月22日到10月24日上海市食药监局站公布的7个月的时间里,新希望内部对此件事情是知情的。在这期间,席刚依旧频繁作为新希望乳业总裁出席各种场合,其中就包括2016中国奶业D20峰会,并且在会上席刚代表新希望乳业进行了发言。

  对此,陈渝认为,事情总要有人去负责,要给社会和消费者一个交代。但是,从新希望的乳业板块来说,目前发展的还算不错,如果对席刚处罚很重的话,则会对现有的战略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换帅的可能性不大。

  问题更多出在对于渠道商的把控不严上。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目前上海食药监局和新希望的官方说法是属于刘的个人行为,所以并不能证明新希望在此事件中应负直接。进口食品来源多样、标签管理混乱、批号识别困难,监管存在薄弱环节也可能是此次事件的一个主要因素。

  错该如何改?

  在今年的两起食品安全大案中,上海市食安办、食药监局和上海市公安局的突出表现受到了业内的好评,从年初的假奶粉案到刚刚通报的过期乳制品事件,都表现出了上海市对于食品安全监督的重视和力度。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外界对于新希望方面的认错态度并不满意。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乳业人士就表示,新希望下属公司的两个公告明显暴露了其公关水平不够成熟,方法不够老练的问题。目前来看,出事就该坦然承认,而且要让消费者觉得这是一个偶然现象,一定不能遮遮掩掩,不能让消费者觉得是新希望的监管体系出现的漏洞。

  陈渝认为,新希望走多点布局巴氏奶对抗大型全国品牌是一个切入点,但是随着布点的增多,存在的风险也会越多,树敌也会更多,这就要求新希望对自己的要求要更加严格,监管就要投入更多。

  今后新希望其实可以走多品牌策略,因为其收购的都是地方的一二线品牌,那不如干脆在地方就用地方的品牌。区域品牌出了问题不至于整个的企业受到连累。 陈渝如是说。

  另外,国家食药监局食品监管一司司长张靖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中国乳业的消费信心重振的问题需要社会共同的协力,其中也包括媒体的舆论宣传,对于食品安全的报道要有正确的引导,不能把好事变为坏事。

  正如张靖所说,此前的上海假奶粉案件的破获于食品安全领域原本是一件大喜事,但是经过媒体宣传又再次将舆论压力对准了国产奶粉。

  对此,王丁棉认为,目前国内对于乳制品一直也是处在不被信任的状态,国产奶粉消费者信心重塑任重道远。目前仍然有造假事件出现,这样的行业老鼠屎又不断的把消费者的消费信心打击下去。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上火
九个月宝宝吸收不好怎么办
吃什么止泻最快
宝宝营养不良有什么表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