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年】冤家盈豆(味道征文·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3:06
1
这日晌午,二妹山(又叫娥媚山)石头岭岗的寨主豆疤哥正在磨斧头,一小喽喽急得赶去投胎似的跑来报告:“大王、大王,刚捉到一个漂亮的媚妹!”
豆疤哥抹了一下斧头的“锋芒”,淡定地问:“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喽喽:“这个、这个,还没验明正身!”
豆疤哥:“他妈的,这年头男的不像男的、女的不像女的,人不像人妖不像妖,都混成人妖了。验明了再来报。”
小喽喽:“可是、可是,这个媚妹太美了,还是你亲自验吧。”
豆疤哥一挥手,“带上来。”
一带上来,果然是一位端正大方、美丽善良、摄人心魂的大眼睛媚妹。瞧着望着,豆疤哥的心房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你真是女的啊,你叫什么名字?”
媚妹玉牙轻启,“琴音”绕梁,袅娜应道:“小女子自然是女的,名唤一方。”
豆疤哥两手大力摁住砰砰狂跳的心,继续追问:“做什么、就被捉上山来了?”
一方:“小女子在市集挑针线,被这几位大哥盘问吃过猪脚粉没有;小女子应答没有吃过、也未曾见过,就被捉上山来了。”
豆疤哥抓狂地狼嚎了几声,嚎完盯着一方望,望了又望,“你这么美好善良的媚妹,怎么能没吃过猪脚粉咧,真是太没有天理咯!”
小喽喽们起哄道,“就是、就是,我们大王最憎的就是没吃过猪脚粉的媚妹了,要是被捉到了,就得剁成‘猪脚’块、煮粉吃掉。”
一方一听,顿时吓得花容全失。
豆疤哥猛一挥手,“规矩从今日起改一改咯,与时俱进嘛,没吃过猪脚粉的就罚吃猪脚粉,连吃半个月,顿顿都罚她吃猪脚粉。唔,就这么定。”
一小喽喽跑去,一会就端来了两碗猪脚粉,罚一方当场吃掉。
一方一瞧那两碗粉,奇怪了:老婆饼不是老婆做的,牛肉面也没有牛肉,这猪脚粉里怎么真的有猪脚呢?举筷子一尝,味道还极好呢!一方就呼噜呼噜就吃掉了两大碗。
就这样,一方接连吃了半个月的猪脚粉,也没觉得腻,实在喜好吃;而且,吃过猪脚粉的一方比上山前丰润动人多了。于是,也不知豆疤哥发了什么善心,把未成年的一方送下山去了。
……
转眼又过了几年,一方媚妹长成大人,要出嫁了。接亲的队伍要经过二妹山,因惧怕碰到山上的土匪打劫(有好几伙呢),就把一方打扮成丫鬟,将丫鬟扮成新娘、坐在轿子里。
接了亲回头,二妹山的几伙土匪果然下来打劫,石头岭岗的匪头豆疤哥也率一伙喽喽凑热闹,掳走好些聘礼与两丫鬟,并没理睬轿子里的“新娘”……
豆疤哥也没料到,竟又捉到了一方,不得不讲,这确实有点缘分了。磨磨唧唧的,一方就当了压寨夫人。后来,日子久了,有了感情,一方就问豆疤哥:那时候,怎么舍了新娘而抢丫鬟?豆疤哥笑着应答,算命的讲过,捉丫鬟可兴寨,捉千金或毁巢。从此,一方日渐焦虑、时常忧郁了。
后来,官兵围剿山头,二妹山众匪果然落败,豆疤哥与一方乔装打扮后亡命穷乡僻野。有一日,一方终于道明了:“我本来就是千金 ,不是什么丫鬟。”
豆疤哥漠然望天,望了许久,才道:“我年少的时候,有一叫芸芸的表妹曾送我一条莲藕,我嘴馋,洗干净、啃吃了。之后,表妹问起这事,获知情况后,她很恼怒;藕断丝不连,陌路不再联。不久,我就上二妹山当了土匪。这就是巧合,巧合就是命;为伊人落草,为伊人上岸,这就是命。一方,你要是不嫌弃我,我认命了,跟你过一辈子,不管前边是风雨雷电、还是刀山火海!”一方泪眼婆娑,点头答应了。
这样子,豆疤哥就带着一方继续逃亡,最后隐迹德垄村,安于山野、耕田织布、“农家乐”起来了。

2
这一年的端午节过后,相隔近七八年没见面的“豆氏四兄弟”终于再次聚首了,就在豆疤哥家隐居的德垄村的“二妹田园乐”饭馆集中,有家属的都带上了。
兄弟难得相见,自然海吃胡侃,午餐丰盛,菜式甚多:竹板烤鱼、酱香猪脚、秘卤牛巴、蜂蜜叉烧、黄焖焗鸡、明炉烧鸭、柠檬鹅掌……
宴席吃罢,兴致愈浓,女眷们嚷着想去划舟采莲,豆氏兄弟们却想喝茶聊天,于是“兵分两路”,各玩各的了。
茶喝得小半晌,有媳妇的就聊起了各自的“老伴”。
豆疤哥咧嘴、满含笑意道:“其实,端午节那时候,就想喊兄弟们来聚聚了,我家一方做的豆腐釀,我自己就吃了三五盘,真是太好吃了!可惜啊,兄弟们各种的忙。你们头一回来我这地方,我家一方也是头一回见到,其实也没什么优点,就人漂亮点、丰润点,好做饭、会烧菜,从不乱发脾气——好咯,推介完了,鼓掌!”
豆氏几兄弟啪啪鼓掌起来。豆仔、豆舸连绵点赞,豆人心直口快、咧嘴就嚷起来:“一方嫂子这么美艳、那么贤淑,跟了我们豆疤大哥,真应了孔子的一句诗了啊。”
豆疤哥:“哪一句?”
豆人:“窈窕淑女,土匪好逑!”
豆仔忍不住笑起来,“豆人四弟啊,你比三哥读的书也多不到哪里去啊,就别卖弄‘文绉绉’了。我也推介推介我家的妙芷吧。你们也知道,我为了她两回到南雁岛猎雁,差点就被南雁岛岛主给收拾了,后来得放回来,还跟她闹了点绯闻。可最终我还是和我家妙芷修成正果了,然后,两人隐居在水芸居,煮茶听鸟,不再理会别的事咯。”
豆仔讲完,豆舸接上:“我也躲在蓝屏谷,不蹚江湖的浑水了。我老婆是蓝屏谷的有名字的医女,唤作蓝子,我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我的家也是她给的。当年,我到蓝屏谷逮鱼,进到凶险的闺溪岩,弄得全身不遂、成了野人,出没灭绝谷,被世人围追棒打。最后蓝子救了我,她还爬上蓝屏谷之巅灵异洞寻摘草药回来,辅以阴阳之术把我变回了人,尽管辜负了屏子、谷子的情意,弱水三千、我就只取一瓢。现在,蓝子炼丹药,是蓝屏谷的医学家;我搞嫁接透种,也算谷里的农学家,什么都满足啦!”
豆疤哥咂咂嘴,举起大拇指,“两位兄弟的情路与事迹了得,真让豆疤震撼极了。不知豆人如何,为什么不带你的‘伙计’来呢,你不是常道有一媚妹暗恋你么?”
豆人有点尴尬,抹抹鼻子,咧嘴应道:“豆疤大哥你是讲那盈盈啊,那可不可行。你看啊,我豆氏几兄弟隐居的隐居、上门的上门,盈盈又让我到她的珊湖四院当什么妇科副主任,没这样闹的、对吧?一想起那制服,我就全身起疙瘩,我还是守住我的桥头磨坊好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怪事,她屋里摆了几口醋缸,醋缸又大又深,动不动她就跳进缸里洗澡、喝醋,时常喝得醉醺醺的,要是跟她走到了一起,往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豆舸:“可你、年纪也二十出头了吧。”
豆人摇摇头,“一讲到年纪我又来气,这盈盈有严重的恋父情节,讲找对象就要找像大仙那样的大叔,讲我这样的不可靠。车(切的拉长音),有一日,我也会长成大爷的,她愿等不?总之,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啦。”
豆仔又给豆人倒了杯茶,“那你,应该也有的谋划了?”
豆人:“还是豆仔哥了解我。我有一个挺二的哥们叫牛二,最近,给我介绍了一媚妹,叫作瓜瓜,人长得挺美的了,可就是年纪小点,才17岁多一点,再等几个月、她成年了,我就像开水泡茶一样去泡她。”


中秋节快到了,豆人愈加勤快的往瓜瓜家里跑了。
上一回豆氏四兄弟在徳垄村聚会,离别前,豆氏三位大哥传授豆人“泡妞九式”,嫂子一方和蓝子讲解好些女孩子的心思,嫂子妙芷则教豆人咋的辨别女孩的肢体言语。这让豆人确是受益匪浅,加上自个钻研,很快就跟瓜瓜打得有点火热了,在亲过瓜瓜的耳环后,进一步亲了她的耳垂和鼻子;嘿嘿嘿,香极了、酥死啦!
这一日的午后,豆人忙完磨坊的事,吹着口哨、提着保温暖瓶、踩着单车,又给瓜瓜送花(豆腐花)去了。却不料在半路、一棵蟠桃树下,碰见了自己的冤家盈盈,竟拦住了:“青辣椒、十三香、臭豆人,你的蹄子提着什么?”
豆人甚是得意:“要你管啊,我给瓜瓜送花去咧!”
盈盈脸露愠色,“之前都给姑奶奶我送的,近来却送别个,你是活得不舒坦、还是太舒坦了?”
豆人脸露不屑,“我乏了腻了,给你送老嫌这嫌那的,花费了几缸黄豆不讲,还吃力不讨好,一口‘豆腐’没捞着,乏味哈。你既没女人味也没男人味,不像我家的瓜瓜,水灵灵啊香酥酥——”
“啪”一声响,豆人又挨了盈盈一记火辣的寂寞保龄球。
豆人抹抹被砸歪的嘴和鼻子,摇摇头,“世界和平终会到来,暴力终会退出愚乐圈,霸王盈盈你等着瞧!”
盈盈连连冷笑,抛过一封牛皮书,“姑奶奶就是来下命令的,你不是要维护和平么,自己看看吧。”
豆人捡起牛皮书一看,不由连绵打起了寒颤:
“小豆同志,我认得你,你也认得我吧,电视里天天见。一百多年来,我们的许多先辈为了革命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峥嵘岁月,值得回首。现如今,好几个十八年后,好多先辈投胎转世、长成大人,有的还赶起时髦来了;这是好事,百花齐放百花娇羞、双百方针嘛!你有没觉得,这盈盈姑娘很像江姐,别的不讲,看发型就晓得,虽然她染了头发。小豆同志,保护好身边的先辈也是维护和平的一大紧要任务,这任务光荣又艰巨,你们豆氏四棵菜有三位隐居、不过问世事,任务就交给你咯。保护好盈盈,保护她、呵护她、爱护她、守护她,因为她就是明灯、是灯塔、是旗帜、是红星、闪闪红星……”
豆人看到牛皮书的最末、落款人“xi总书记”时,气就像被戳爆了的气球、全瘪了,可立刻又膨胀起来,他决心完成这一项艰辛艰苦艰难又艰巨的“最高命令”。于是豆人立正,向盈盈行了个军礼,道:“xi总让我维护和平、爱(护)你,你讲、你要我怎么的?”
盈盈妩媚的甜甜一笑,“姑奶奶啊、还没想好,你先把豆腐花拿来给俺敷面膜呗,你好好伺候着、亲自伺候着!”
豆人听着盈盈的甜笑,苦得胆汁都汹涌澎湃起来了。

4
上回讲,豆人奉xi总的最高命令、全心全意的“爱护”盈盈,可到头来、被她折腾得真是够本了。还没够半个月呢,豆人就被折腾得面若菜色、瘦骨包皮、眼戴“墨镜”了(天然乌黑的)。
有一晚,半夜三更了,盈盈嚷着要吃莲子羹,豆人只得跳进附近的水塘、采摘上来,然后焖炖煎炒,弄好了给她捧去。此时东方已鱼肚白了,盈盈却吱声:“先放梳妆台上吧,清晨的懒觉、就王母婆婆来了也别喊醒她,除非是来自星星的钟汉良教授,才可破例一回!”
让豆人更受不了的是盈盈的自恋。这家伙起床的头一件事必定是 65°旋转照镜子,边照边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这镜子里头的姑娘,真是抖呀,她天天抖呀抖,天天像归国华侨一样,穿个睡衣都这么好看!不自恋怎么行,不自恋得要死要活、死去活来怎么行?唔,比我好看的没我气质高,比我气质好的没我可爱,比我什么都好的那就不是人!这姑娘很义气,偶尔还爷们;因为骄傲,所以长了一张寂寞的瓜籽脸!还有呀,我的清纯是装不来的,那是从骨头里流露的,无论我大声呐喊还是笑靥如花,还是发发脾气、闯闯小乱、撒娇撒谎撒泼,都阻挡不了清新清纯清爽气质的流露!我的清纯是与生俱来,清纯是与世无争,清纯是与人为善,无论再么作再么刁蛮,都掩饰不住那种小清灵、小灵秀,连小刁钻都那么真实那么可爱!那些暗恋者呀,快点打开你们的天窗、把表白的话嚎出来吧!……”
每当这时候,豆人就要发疯,疯完了、不禁疑惑:这还是江姐么?想当年,她是怎么就能坚持不变节的?
一日,豆人终于想出计策,喝下半碗秘制的馊糊豆汁,到底闹肚子了,然后向盈盈请假几日,告老返乡、休养生息。一回到村里,豆人服了仨瓶六味地黄浓缩保济丸,就跟小芳、大桂圆等相好斗地主,输了就脱衣衫(脱着就脱光了呗);玩啊耍哈,甚是愉悦快活惬意。
这日午后,豆人吃过豆炒饭,又想去斗地主,开门就见盈盈,一边还站着一汉子,腰板挺壮的,不远处停驻一辆牛车。豆人还想捂肚子装样,盈盈摆摆手,“别弄了,没意思,不如这事姑奶奶直接汇报xi总呗!”豆人忙求饶,“我就收拾东西,跟你回去。”
盈盈却又道:“瞧你不服的小样,也罢,你跟俺蓝颜朱耕田比一比,要是你赢了他、你就解放了。”豆人当下就答应了,鱼不死、网就破呗。
第一轮比斗是比忠心,为盈盈上刀山。只见那汉子朱耕田从牛车上搬下几箱家当,打开来,组装小半晌,一座刀山就立在那儿了。接着,朱耕田脱了鞋,稍作运气,赤着脚,噌噌噌、就蹭上去了,还在刀山上漫步了几转,方才下来。
一边的豆人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大得可放进一枚鹅蛋了(天鹅的)!见这架势,豆人自然就没敢硬来;若真的硬来,往后就不用买鞋了。
豆人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咧嘴嚷道:“今日天色已晚(其实还没到傍晚),盈盈媚妹又周居劳顿,我上刀山的事不如暂且缓缓,先移步村里三朵小红花级别的‘山外青山’酒楼吃饭、住宿吧?!”

共 1862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传奇小说,讲述了一对欢喜冤家——豆人和盈盈的传奇故事。豆人是四兄弟中的老四,在三个哥哥都寻到美娇娘后,豆人还在徘徊着。豆人早就有了相中的媚娘叫盈盈,盈盈喜欢喝醋,家里放着几大缸醋,经常喝得大醉,这便让豆人打了退堂鼓,盈盈与他的相识本是豆人设计的一个场景,等到要去提亲时却出了事故,之后豆人便不再提起这件事。盈盈的脾气见长,只为了豆人的躲避,便处处去刁难豆人。而在豆人失忆后,盈盈悉心照料他,放下了所有的刁蛮,为他做饭洗衣。豆人找回自己的记忆了,却有了佛心,即使情深,他也想放下执着,放下盈盈,带着情去修行,不再与盈盈一起,这个想法还是被盈盈早一步发现,两个人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全文语言优美,情节新奇,幽默风趣,人物众多,场面宏大。作者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巧妙地设计情节,把或想象或存在的一些人物存放于自己设计的虚构场景中,让他们有了鲜活的生命,有了独特的性格,四兄弟的一场场的爱恋各有特色。作者有渊博的文化知识,细品小说,佳句连连。作者对佛教也有所研究,在文中有多处参佛的句子,其中蕴含的哲理令人受益匪浅。本文倡导爱情的正能量,真爱最终获得团圆,完美的结局。佳作,推荐赏读,问候作者,【编辑:清影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9190022】
1 楼 文友: 2014-09-18 20:25:20 盈盈和豆人的爱情就是这样你情我愿,偏偏受尽百般折磨,还好,最后终于修得正果。问好作者,祝福你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9-18 22:12: 9 清影儿编辑辛苦了、过奖了,默石的拙文甚是杂乱,自己也觉惭愧;谢谢鼓励,秋日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9-18 20:45:1 荒诞有真情,藏也见辛酸。 甜到忧伤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9-18 22:1 :25 海涵海涵!
 楼 文友: 2014-09-18 20:50:00 想象力确实让人赞叹,点赞点赞! 甜到忧伤
回复  楼 文友: 2014-09-18 22:14:0 谢谢盈儿的鼓励!O( _ )O
4 楼 文友: 2014-09-19 07:5 :4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9-19 08:24:41 谢谢!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热淋清颗粒喝多久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幼儿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