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仙门主宰第五百一十章过意不去

发布时间:2020-01-24 22:19:53

仙门主宰 第五百一十章 过意不去

莫云天説不此话不久,突然那股威压就截然消失了,就在莫云天不知道什么情况之时,里面却是传出了这么一道声音。

“进来吧。”

闻见其声,莫云天能从语气中估测的到许无忧的火气似乎好了不少,随即皱了皱鼻子,走了进去。

来到了石室中,莫云天也看到了许无忧的样子,只见许无忧正坐在石室的一个石床上,周围皆是摆放着许许多多的白色蜡烛,在蜡烛的光芒下将许无忧照的清清楚楚。

看到许无忧一张苍白的脸,莫云天不由狠狠地皱了皱眉,心中更是有种莫名的不适之感,只见许无忧一身白衣,脸色苍白,虽然脸容颇有些冷漠,但似乎在疼痛面前让它收敛了一些,观测全身而去,还能发现她身躯在不断的颤抖,一摇一晃的。

“那丹药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説,来找我什么事?”许无忧缓缓睁开闭着的双眸,看了一眼莫云天,却是淡淡説道。

“嗯,我就是来谢谢你昨日的舍命相救的,若不是您,我可能就死了。”莫云天知道许无忧的脾气説一不二,他没有将话题牵扯到丹药上。

闻言,莫云天却还是原来那般淡漠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平静一样,只见她回应一声道:“都是宗门弟子,互帮互助又算得了什么。”

闻见此言,莫云天却是皱了皱眉头,这许无忧説的话也太牵强了,谁人不知道许无忧出了名的冷漠狠辣,能让她出手相救一个人,那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

“长老,我这里有一些疗伤药,不知道您的伤…”莫云天抱着试探的语气,再次问了一遍。

“你不用操心,我的伤不像普通的伤,已经伤到心脉了,虽然会可能实力掉回金丹期,但这几率也只有一半而已。”

许无忧説得此话之时,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掩饰,似乎十分平静的回答着这个问题,一diǎn儿也没有因为实力的降级而苦恼。

闻言,莫云天不禁有些一愣,随即看了看一直保持着平淡无奇的许无忧,心中更是作想了几分。

许无忧的结婴期初期实力才仅仅拥有十来天,就要面临掉级的危险,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者是他身上,也不会不做出什么过激生气的行为,然而许无忧却是一脸平静的样子,这让得莫云天感到敬佩不已。

“长老,降级?那恢复要很久吧?”莫云天心中始终过意不去,毕竟许无忧受伤,占多大数是因为帮助他的。

莫云天説完,石室突然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一声声细xiǎo的蜡烛燃烧发出的声音。

“短则几年,长则更久。”

就在这时,许无忧终于是説出了话,打破了石室的安静,然而就等莫云天听到这答案倍感惊讶之时,只见她又继续説道:“你快diǎn走吧,我准备开始闭关了,闭关这段日子,就不要来找我了。”

“是,长老。”

有些惊讶前者需要这么多的时间来疗伤,莫云天心中更加是不舒服了起来。

他心中想了一下,许无忧的实力已经开始漂浮不定,修复自己的心脉是头等大事,时间容不得太久,如此这样的话自己若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此呆的时间过长,不免会影响到许无忧的心境上的安宁。

“长老,这是我上次跟随xiǎo队进入宗门秘境寻得的解忧草,只要泡下水就可以服用了,可以安稳自己的心神的,还请长老收下。”

莫云天突然记得自己还有一diǎn解忧草的存货,随即又想到心脉若是受到重伤心神会很烦躁,只要有了这解忧草的帮助,相信对恢复心脉有不少的帮助的。

许无忧并没有出声,莫云天看了一眼,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回了双眼,正静静地打坐着。

莫云天笑了笑,也不敢继续在此打扰下去,将手中的解忧草放在地面上一块石头面上后,缓缓从石室退了出来。

在莫云天离开了不久,那许无忧突然是打开了双眸,双眼更是盯看了一下石室的出口,随即眼睛一斜,又是注意到了石头面上的一捆解忧草,却顿时是皱起了眉头来。

从许无忧的洞府里出来,莫云天顿时心情也有了一丝沉重,看了看已经快要接近傍晚的天空,他也不再原处停留,拿出断剑飞回了自己的断崖阁而去。

夜,无尽的漆黑,没有一颗星星,更加没有那月亮的光芒,整个大地都是笼罩在黑色中,黑的可怕,根本就没有任何色彩,即使是有,只不过是在虚空上停留半刻而已,时间一过,直接又是被黑夜给覆盖了去。

战魔宗,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那般热闹,宗门各处虽然都diǎn着蜡烛,然而整个宗门内的走廊,xiǎo巷,广场,甚至xiǎo亭,已经没有像往常那样的人在此谈天伦地了,全宗一片沉静,沉静的让人觉得整个宗门似乎已经没有人了一样,就算有,也只是偶尔出来一下,但似乎都是有事情要办,不在一处地方停留过长。

黑夜虚空,一股股清风刮过,顿时间山林传来一阵阵嘶啦嘶啦响声,给原本已经沉静已久的夜晚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战魔宗,断崖阁中。

莫云天坐在木床之上,双眸更是盯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双眸一动不动的,他似乎要将黑夜看破,看看这没有任何颜色的黑夜中是否隐藏着什么。

然而,他心中想得并不是这些,而是昨日那场战役,自从他回到自己的洞府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就时时刻刻回忆起昨天的事情,甚至前天的,想着想着,他的心也是有些烦躁了起来,原本还要修炼一个晚上的,但一想到那黒袍人王铭,他怎么也睡不着。

想起王铭的实力,结婴期中期,对他来説可以説是恐怖的存在了,结婴期实力的修士可以秒杀一个金丹期修士,更不用説他莫云天了。

王铭是王磊的父亲,他杀了王磊,王铭是铁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所以,他一个晚上都是在琢磨修为上的事情,一直期望着自己的修为能有所提高,可是一想起王铭来,他就又退缩了。

王铭的实力太强,自己要超越他,那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多大的时间啊。

不説王铭,现在眼前还摆着一个敌人呢,执法长老虽然没有结婴期的修为,但想要亲自出手弄死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现在的莫云天,可以説是内外皆有仇人了,而且仇人还这么相似,都是死了儿子老爸出手报仇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日照市人民医院
沈阳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杭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乌鲁木齐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上海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