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真元纪 第299章:战公孙缪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9:52

真元纪 第299章:战公孙缪

杨阔与陈林的战斗,就像是野兽的凶猛碰撞,拳拳到肉,拳拳震撼,肉体摩擦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

就炼体而言,玄灵山可以说是天雨国之中的佼佼宗派,其杨阔的肉身,也是在青年一辈人,堪称第一人,可相比如此,那陈林也是不遑多让,巨大的虎爪扇动间,狂风四作,一时间两人难分高下。

而相对于他们近身激烈的搏斗,高空中的阎笑跟乐歌的战斗,要绚丽得多。

阎笑驱动着傀儡冲杀而去,全身升腾着黑色鬼箓之气,同时手指在面前虚空挥动间,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鬼箓符文,或作漫天星雨,轰向前方。

吴冥仰望着这一幕,这阎笑不愧是天之骄子,这般凶猛攻势,即便是他也得小心接下,不敢大意。

反观那白衣身影,俊美的面庞之上,流出自信的笑容,长长黑丝飘动,宛若出尘。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玉笛,白净如玉,尾部拖着精致的红色丝锦,倒是跟他本人很像。

嗡。

乐歌轻轻吹起玉笛,面对暴风雨般的攻势,依旧淡然。

玉笛声清脆悦耳,婉转如天籁,让人沉醉,演化于能量之中,伴随着一道道无形的波浪,向着前方激荡而去。

砰砰砰!

在鬼箓符文与美妙音浪与相触的那一刻,直接是轰然爆炸了开来,高空中宛若一片火海。

四道傀儡冲击的身影也是在这一刻,骤然停了下来,被音浪阻挡,但那空洞的眼神,根本看不出任何惧色,抡起拳头,机械般的向前轰杀。

看到攻势被阻,阎笑的眸子也是阴沉,指尖快速滑动,无数鬼箓符文骤雨一般飞掠出去,而面对如此,乐歌依旧淡然,音浪滚滚与之对抗。

隆隆隆!

高空之中,爆炸轰鸣,震耳欲聋,不过这其中却是还掺杂着一缕缕悠然的笛声。

“看来这乐歌擅长音波攻击。”

吴冥微微沉吟道。

所谓的音波攻击,就是将能量介以声音波浪的形式释放出去,这种攻击范围连绵威力巨大,但是有一缺点就是太耗自身的真气。

不过看那乐歌的样子,好像并不像真气消耗过度的样子,反而迎刃有余的感觉。

“果然外面的天之骄子,就是多啊。”

吴冥不由得心中感叹,本以为天雨国内的众天骄,就足够让吴冥惊讶的了,谁知其他地方的天骄,也是丝毫不逊色于他们任何一人。

而正当吴冥心中感叹之际,公孙缪的声音也是缓缓传来。

“怎么想好了没有?你们几个,谁先来送死?”

闻言,姜浪几人面色阴翳,互相看了看,目光中都是能够看出对方的凝重之色。

吴冥面色平淡,眸子扫了扫眼前的局面,即便是想退已然是不可能了,况且他跟公孙家的人,也没有什么好谈的。

砰!

无需多言,吴冥脚掌猛然踏下,手中陡然出现的寒枪,急速旋转发出昂亮嘶鸣,生生将面前的空气撕扯开来,狰狞的蛇头,吞吐着寒芒。

“呵呵,倒是直接,不过,你以为能从火岩谷中逃出,就能够在我手中蹦跶了吗?”

公孙缪嗤笑一声,而后望着吴冥的目光中,渐渐阴阴寒起来,随后脚掌一踏,一股恐怖的气息,宛若火山爆发般自后者的体内炸裂开来。

“好强悍的气息,这个公孙缪都快赶上公孙皓了,难怪这么狂妄。”

感受到公孙缪体内汹涌而出的能量,不远处姜浪徐清风等天骄也是瞳孔一缩,惊骇道。

后者完全不是他们所能应对啊。

“这个公孙缪的确强悍,虽然比公孙皓稍弱些,但也不远了。”

吴冥的眼中掠过一抹惊疑,没想到后者竟拥有这般强悍实力,只是他怎没听外人提起呢。

“死!”

公孙缪全身升腾着紫色真气,身影也是在下一刻鬼魅消失,袖袍中掩藏的翘尖柳叶刀,泛着骇人的凌厉寒芒,轻轻划动间,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狠狠地划向吴冥的咽喉。

锵锵锵!

如毒蛇一般的寒芒袭来,也是让吴冥不觉的全身汗毛倒立,手臂抽挑,蟒枪便是将猛然劈向那道寒芒,震出点点火花。

嗡!

一击受阻,公孙缪也是冷哼一声,手中的柳叶弯刀,在手腕的舞动之下,掠过诡异痕迹,直接是将空气划出一道道嗡鸣,冰寒的刀芒反射而出,令人心中发寒。

“厉风斩!”

刀芒闪动,公孙缪手握柳叶弯刀,异常狂暴紫色真气,凝成一个刀气风暴,随后便是对着吴冥腰间猛然划下。

刺啦!

面前空气,都是被其生生撕开一片真空地带。

“好强的刀气!”

不少天骄望着那气势强悍的一道,都是连忙惊呼,这道强悍的刀气,足以削平巨峰,在场的几位恐怕没有几个能几下的。

吴冥瞳孔陡然一缩,刀气如凶兽,在其眸子中迅速放大

真元纪  第299章:战公孙缪

,他心中一紧,脚掌连踏,那消瘦的身影猛然翻起,刀气堪堪贴过他的面颊狂掠而去,只留下了几缕不幸的发丝。

身躯在空中打转,而借着这股力量,吴冥高高跃起道公孙缪头顶上方,双手紧握的蟒枪,手臂之上青筋暴起,紫光盈动,以力劈华山之势,重重的砸落而下。

这一枪,不但包含着吴冥汹涌的真气,同时也蕴含这他强悍的力量。

吴冥突然的反击,也是让公孙缪一愣,不过那脸庞之上,很快也是浮现一抹森然。

铛!

在长枪滑落的那一刹那,公孙缪手掌猛然挥动,紫色真气涌动间,一面紫色的真气能量盾,便是瞬间凝成,而那蟒枪,则是狠狠的轰在了盾面之上,震其了一道道涟漪。

咔嚓!

道道涟漪扩散,紫盾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便是有着一道道裂痕显现,清脆的咔嚓,也紧随而至。

而随着紫盾的破开,在那满是紫色盾牌碎片中,一道寒凌厉芒,微不可查极为刁钻,却是径直冲向吴冥面门。

“不好,危险!”

徐清风,姜浪,梁柳儿等人见此面色骤紧,旋即是惊声呼道,如此刁钻狠毒的攻势,换做是他们,也难以招架。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吴冥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身躯还在那方才巨大的冲击力中停留,根本没有意识到,后者会这般。

“吴冥,死吧!”

见到后者脸上那骇然的表情,公孙缪嘴角的阴邪笑容更盛了,随后刀芒涌动的速度陡然增加。

柳叶刀芒闪过,眨眼将至,而然,就在刚欲刺穿吴冥眉心的时候,却是诡异的骤然停顿了下来。

借着这短暂的空隙,吴冥身影急速闪退数十丈,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呼,刚才真的好险。”

吴冥面色也是渐渐缓和过来,微微揉了揉眉头,暗暗庆幸,而在他的眉心之处,有着一朵妖艳的莲花在转动。

“这个公孙缪还真是棘手啊...”

吴冥眉头微皱,目光阴翳,眼前这个公孙缪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与之对上,可得万分小心。

不远处,公孙缪微微擦拭着手中的柳叶弯刀,嘴角之上,掠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哦,元魂吗?没想到这都让他躲过去了,不愧是能够从公孙皓手中逃脱的人...”

“不过,我可不会像他那般手下留情...”

...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大概多少钱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得花多少钱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具体多少钱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手术多少钱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